清河之佐

【昕博/AU】苹果

抓住君上:

Warning:


 


*一夜情开端,有车预警


 


 


 


18岁蟒X26岁博,小太阳暖冰的故事


 


18岁蟒X16岁博,从一垒到本垒的早恋故事。


 


 


 


 


 




0.


 


唇齿破开脆生生的外皮挤出甜嫩的汁液,未熟透的果肉带着微微的青涩,香气清淡撩人萦绕在舌尖


 


——许昕终于吃到了他的苹果。


 


 


1.


 


夏天不怎么好,日头毒辣,空气闷沉,一圈一圈扩散的蝉鸣噪得让人想要把树都连根拔起。坐在大太阳伞下的老大爷一刻不停地扇着蒲扇。天气太热了,像要烤化谁似的热。


 


“叔,一根冰棍儿,还有可乐。”


 


这声音他无比熟悉,从藤椅上站起来,高个儿男孩儿正冲他笑得灿烂。


 


太阳都没有这小伙子亮堂,每回看见这男孩儿,他都这么想。


 


“来了,”他拉开冰柜,拿了东西递给男孩儿,“有进展了吗?”


 


男孩儿一手拿着可乐,一手拿着冰棍儿用嘴撕开包装,可乐很冰,在空气中盈的一层水珠顺着他长直的手指滑下来,咬着冰棍儿甩了甩手上的水珠,他叹了口气,“一言难尽啊叔。”


 


“别丧气,小伙儿长得这么精神是吧,努努力指定能成。”他宽慰道。


 


“借您吉言了叔,”男孩儿眯着眼睛往远处那栋大楼里看了看,又抬起手腕看看表,“他该下班了,我去了啊。”


 


男孩儿对他笑,头发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金色,毒辣的太阳没有阻挡他分毫。他是要走到马路对面,却更像是一步步地走进他的期盼中去。


 


“年轻啊。”老头身上挂着一件灰白的汗衫,摇着蒲扇又躺回躺椅,他看着男孩儿咬着冰棍儿跑过马路,又觉得夏天就该这样满溢着活力。他哼起了小曲儿,难耐的酷热消散了大半。


 


几乎是方博一出这栋大楼,许昕就看到了他。也许不是看到的,对于方博,许昕头上是有雷达的。此刻随着方博越来越近的脚步而骤然加快的心跳更能印证这一点,“方博!哎,方博!”他冲方博招手,急匆匆地把冰棍儿三两口吞了,没承想血管的极速膨胀带来了一阵让人发懵的痛感,“我去!”他用力锤了两下自己的头。


 


“你吃那么急干嘛?”方博已经站在了他面前,好笑地看着他。


 


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的许昕赶紧扯开一个笑:“这不怕你跑了吗?”


 


方博愣怔了一下,然后偏过头去:“那什么,你,你咋还不回家?”


 


“一天没见,怪想的,就来这儿看看你。”


 


许昕的话比这罩在头顶的太阳还要直白热烈,方博觉得自己身上开始发汗了。


 


“我都来找你了,方博儿,送我回家吧。”许昕笑嘻嘻地看着他。


 


其实方博不想送许昕。因为他觉得如果这一次答应了——就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他就再也无法拒绝许昕了。他抬头看看不知疲倦的骄阳,又看看许昕。这天儿太热了,许昕从学校里赶过来,在路边儿等了他这么久,他又怎么狠得下心把许昕赶走。许昕抬起手,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揩去了额头上正往下滑落的汗珠,他还穿着校服,胸口的衣服被汗水印湿了一小块。


 


那就送这一次吧,今天太热了,方博想,下次再让他自己回就行了。


 


“那你等我,我把车开过来。”他说,然后递给了许昕一张纸巾,“把,把你汗擦擦。”


 


许昕比方博要高那么一点儿,这个角度看方博的脸颊圆圆润润,睫毛随着眨眼的动作一扇一扇,小翅膀似的。许昕接过纸巾,也没擦汗,直接揣进了兜里。他把可乐塞进方博手里:“喝这个吧。”


 


方博觉得有些好笑,他也喝过昂贵的红酒,偏偏这一瓶冰冰凉凉的可乐让他心里都柔软下来。他知道原因,他被过去影响得太多了,酷热的炎夏,冰镇的可乐,灿烂的少年,许昕这个人的出现,就是在不停地把他往回忆里拉扯。也正是因此,他没法儿给许昕回应,他摆脱不了旧事,就无谓谈什么新的开始。


 


食指微微的触碰,许昕有些不舍,他低头看着方博已经接过可乐的手,很想就这样攀上手腕,然后直接把人拉进自己的怀里抱着。


 


这想法纯情得要命,偏偏他们最开始的相遇并不怎么纯情。


 


许昕头一回见到方博是在酒吧,那天他瞒着家里跟几个朋友去喝成年酒,也是玩儿得嗨了些,被朋友起哄让他去搭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许昕仰头喝了一杯酒,眯着眼睛看向灯红酒绿中来往的人。


 


说来谁都会觉得缘分这东西真是妙不可言,明明近视眼的许昕,偏偏隔着黑暗中层层叠叠闪烁的灯光,看到了那个穿着酒红色衬衫,坐在吧台喝酒的男人。


 


男人轮廓明明暗暗,窄腰被衬衫修饰得刚刚好。


 


许昕想就去聊聊天而已,也算是搭讪了,玩儿归玩儿,总不能给别人惹什么麻烦。这么想着,他就起身走到了那男人身边。男人是有些醉了,盯着酒杯愣愣怔怔的。


 


很圆。这是许昕对这人的印象,后脑勺圆滚滚的眼睛圆溜溜的,又长了一张小圆脸。说实话长相并没有多出众,况且看起来像是有心事一般,整张脸苦在了一起。


 


许昕不喜欢苦,最讨厌的就是苦瓜。他嗜甜,喜欢喝饮料又爱吃糖,他说我以后还要吃很多的苦,现在吃甜补补。那时他也没想到这话会一语成谶,对于他跟方博之间的感情,他确实吃尽了苦。


 


他坐在男人身边,要了一杯酒。男人衬衫袖子向上卷了些,露出一截白嫩的小臂,那人细瘦的手腕上是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表盘随着灯光的变换反射得五彩斑斓。许昕凑近了,看得清楚他开了两颗的扣子下线条美好的锁骨。


 


那人仰头喝酒,喉结微微一动,许昕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也跟着漏了一拍。他发愣似的看着,看着白嫩的脖颈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我靠这都能被撩,许昕暗骂自己没出息。正想说话,那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不知是喝多了还是怎样,黑亮的眼睛里氤氲了一层水汽,他忽然抓着许昕的胳膊,指尖在微微地颤抖,“你去哪儿了?”他开口,声音也在发抖。


 


许昕一头雾水,他确定这个人他是从没见过的,不然他一定印象深刻。


 


“你有种别回来,不、不然我揍得你走也走不了……”


 


得,估计是喝多了认错了人,许昕有些明白了。这摊上绝对是个麻烦,许昕四处看了看,打算换个人。“兄弟,你认错人了,你仔细看看,我俩之前没见过啊。”他耐心道。


 


那人眯着眼睛凑近他,仔细看了两秒后垂下了眼睛。“对不起啊……”他说,声音里透着满满的失落,“我、我认错了……请你喝一杯。”他拿了一杯酒递给许昕,轻轻碰了碰,然后仰头喝完。


 


许昕皱眉看着这满脸写着为情所困的人,是想要说些什么去安慰一下的,可他又不知道这人经历过怎样的事情,只好犹豫着喝了酒。


 


嗓子火辣辣的,一直烧到了胃,许昕咳了两声:“我去也太烈了!”


 


那人好笑地看着他:“忘了问你能不能喝了,小孩儿你还是喝可乐吧。”


 


可乐?这话许昕就不爱听了,谁在这个年纪都不想承认自己幼稚年轻,许昕不服输地又要了一杯,“谁说我不能喝?”


 


那人赶紧压下他的手:“行了我开玩笑的。”


 


许昕最看不得别人这种失落难过的样子,尤其眼前这人刚才还让他悸动了那么一小下,他犹豫着开口:“兄弟,我说,越喝酒就越难受,要不换个方式发泄呗。”


 


“打架吗?”那人手指紧紧地抓着酒杯,整个人都红彤彤的,“还是砸店?”


 


这么一张脸说这种话有一种极强的违和感,许昕道:“长得怪可爱,净讲些暴力的东西。”


 


“啥玩意儿?”那人支楞着脑袋一下子坐直了身子,认真地看着他:“你,你会说话吗,是帅不是可爱。”


 


许昕想这人对自己的认知一定有点偏差,敷衍道:“行行行,帅帅帅,哎……你,你叫什么?我叫许昕。”突然想叫这人名字,没叫得上来,许昕赶紧问。


 


“方博。”那人也没防备,轻声告诉了他。


 


“方博……方博……”许昕听这名字怎么听怎么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干脆不想,本来就是头一回见,可能跟谁的名字很像让他给弄混了吧。


 


许昕穿着灰色的连帽卫衣,脚上一双白色板鞋,勾起嘴角,整个人像铺了层阳光似的满是蓬勃的朝气。当他把自己的名字放在唇间呢喃的时候,方博感受到强烈的熟悉感。


 


怪不得他会认错人,这种感觉,真的太像了。


 


出神的时候,许昕的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方博,要不出去逛逛吧,你老喝酒也不好。”


 


还有这种热情的性格,真是一模一样。


 


方博看着他,忽然伸手扣着许昕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金属的表带冰得许昕脖颈一凉,他抬眼看着方博,方博眼睛里的情绪是平静的,然而黑亮的瞳仁望向他的时候,许昕发现自己非常不争气地,再次心跳加速了。


 


他强迫自己不看那近在咫尺的泛着水光的嘴唇,可是人相距太近时,总有一种莫名的磁场。想要近一点,想要再近一点,想要尝尝那个嘴唇是不是果冻一样软。方博的手指向上没入了许昕后脑勺的头发,揉小猫似的轻轻挠着,他偏头小小地向前,鼻尖微微触碰又马上分离,呼吸交缠间,许昕闻到了方博身上若隐若现的松木香,方博垂下眼睛,睫毛随着铺了一层,他轻声道:“你陪我吗?”


 


许昕整个人被击懵了似的一动不动。他在努力揣测方博的意思,然后他看见方博笑了,“逗你的,小孩儿,成年了吗就来酒吧?跟朋友一块儿?”


 


许昕非常不喜欢别人拿他当小孩子看,方博这话让他开始较劲儿了,许昕倾身手撑在了方博的吧椅上,他紧紧地盯着方博,缓缓地凑过去:“我当真了。”


 


方博刚才那的眼神一下子就泛上了一阵慌张。黑亮的眼睛圆溜溜的让许昕想起小时候被他吓了一跳的小博美。这太有意思了,许昕变本加厉,手臂松松地揽上了方博的腰,方博的体温透过薄薄的一层面料传到许昕掌心,触感温热又柔韧。


 


方博更慌了,大眼睛不安地转来转去。许昕拿起刚才放在桌上的酒,跟方博碰了碰,然后仰头一口气喝光,“我说真的,我可以陪你走走去。”


 


2.


 


谁也不知道一场散步会演变成这样。被年纪小得多的男孩儿压制着亲吻,这种感觉很不好。身上那少年不得章法又毛里毛躁的,磕得方博嘴唇都往外冒血珠。


 


真的只是散步而已,可许昕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个动作,都会把他往过去的记忆里拉,也许是酒精作祟,他仗着许昕带给他的熟悉感开始自暴自弃。


 


而那男孩儿一看就没有过这种经历,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但是他没有拒绝,男孩儿一句拒绝的话都没有。他走不太稳,男孩儿揽着他的肩膀走,他说话结结巴巴,男孩儿就笑着耐心听。男孩儿比他高半个头,他额头轻轻靠在男孩儿肩膀上问要不要送他回家。


 


许昕僵直了身子,抬手握住方博的肩膀:“家里没人,不想回,博哥陪我吧。”许昕额前本来抓出型儿的刘海也散了下来,配上无辜的下垂眼,像只垂下耳朵乞求的小奶狗。


 


拒绝不了。方博看着许昕的样子,只好点头答应了。


 


所以事情演变成这样是两个人的错。


 


一个在酒精的作用下无法自控,一个纵容欲念在两个人之间翻滚升腾。




小车车




第二天他听到床边悉悉索索的声音,朦胧间看到方博正坐在床边换衣服。也许是周末,方博没穿很正式的衣服,正裸着上身往头上套一件白色T恤,手卡在袖子里,露出一点毛茸茸的头发,看着笨拙得可爱。


 


许昕摸上去从背后把人给圈住了,方博着实吓了一跳,大眼睛惊恐的看着许昕。许昕低头亲了方博眼睛一下,留恋地往他脖颈间拱。方博刚洗完澡,沐浴露的味道很清淡,裹着方博身上本来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地想闻更多,许昕在方博颈侧蹭,蹭到方博的耳朵,轻声道:“博哥,你好香啊……”


 


方博僵直了身子,最后下定决心一般地掰开许昕环着他腰的胳膊,从床沿站了起来。他拉下T恤,看着许昕正想说什么,手机就突然响了。他从床头柜上拿起来,赶紧接了电话。


 


“哎许总,哪里哪里是我应该做的,当初要不是您,我也不能有今天,别,您这就,这就客气了……”


 


许昕脑袋里灵光一闪,他终于想起来,他在哪里听到过方博的名字了。


 


从他爸爸的嘴里。


 


他爸爸跟方博在生意上有往来,饭桌上他偶尔听到过几次,还有一回爸爸恨铁不成钢的训他:“你方叔叔这股劲儿你怎么就不能好好学学?”


 


方叔叔……


 


许昕僵硬地看着拿着电话在屋里踱步的方博,而电话那头,是他爸爸。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爸爸嘴里的那个励志创业青年,就是昨晚和他上床的方博。


 


这个事情有些梦幻……


 


他睡了他爸爸的朋友……


 


“今晚,是,今晚我有空,那真是麻烦了……”


 


方博挂了电话,看着呆滞的许昕,斟酌再三,还是开了口。


 


“许、许昕……”


 


许昕仰头看他。


 


“那什么,我昨晚喝大了,没控制住……你,你不用太在意。”


 


“你要是觉得吃亏了,我可以补偿你……”


 


许昕皱起了眉。


 


“你家在、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吧。想要啥,等再联系我。”


 


许昕站起来,一把握住了方博的肩膀,他真的想跟方博有以后的,但是方博突然斩断了他的希望。“要你,你给吗?”


 


方博没听明白,又问了一句:“啥、啥意思?”


 


许昕紧紧地盯着他:“就这意思,别的不要,我想要你。”


 


方博一脸“你是不是在开玩笑”的表情:“就因为上了一次床?”


 


许昕没说话,可他知道并不仅仅是这样。


 


方博笑了一下:“兄弟,我不是女的,你没必要对我负责。”他看着没半点反应的许昕,忽然扣着许昕的脖子凑近他,“不会吧小孩儿,你想让我对你负责啊?”


 


许昕张开手把人抱住,方博表情一滞,许昕把他往自己身上带,开口道:“我要说是呢?”他低头凑近方博的嘴唇,方博偏头躲开。


 


“劝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你还是个学生吧,多花点儿心思好好学习。”方博挣开了他,“我有事要出门,一会儿会有阿姨来做早餐,你吃了再走。”方博实在是不想跟这小孩儿再纠缠下去了,昨晚他已经够累了,许昕这突如其来的莫名奇妙他更不想去管。他转身出了门,留下许昕站在原地。


 


看来很不好搞定,许昕回身仰躺在床上。床单上还有方博的味道,他偏头嗅了嗅。


 


他花了两分钟的时间释然方叔叔这个身份,一秒内他决定要追方博,许昕就这种想得开的性格。世界上没有任何道德条规和法律规定说不能跟爸爸的朋友上床,更没有说不能追他,他已经成年了,18和26,也就差了没几岁。他一个打挺坐起来,拉开了窗帘。


 


阳光大片大片的洒进来,洒在他微黄的头发上,他低头看着方博的车驶出了自己的视野,嘴角勾起的笑意比阳光还要热烈几分。


 


3.


 


方博一直认为那天早上是他跟许昕的最后一次见面,然而当他在合作伙伴家里看到许昕的时候,他一下子懵了。


 


“小方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儿子,叫许昕。”


 


他觉得自己像被命运给套路了。面前那张熟悉的脸笑得牙龈都快露出来,慢悠悠地叫他:“方叔叔。”


 


方博身形一顿,也不知怎的话就脱口而出了:“叫哥哥。”


 


许昕也不在意,还是笑着一口一个“博哥”的叫。


 


“博哥你喜欢散步吗?”


 


“博哥你说人喝醉了唱歌为什么会跑调啊?”


 


“博哥……”


 


“博哥……”


 


方博忍无可忍:“许总不好意思,您家里有针线吗?”


 


“有啊,你要它干嘛?”


 


想把贵公子嘴缝上。


 


方博哪敢真这么说,也气自己太冲动口不择言,赶紧找补说是自己最近太累,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许昕凑过来说博哥,昨晚是不是累坏了?


 


那笑看得方博想打人。


 


碍于许昕的爸爸,他忍着性子,没承想饭桌上许昕变本加厉。许昕坐在他身边,手指钻进了方博的指缝里和他十指相扣,方博吓得赶紧想甩开,过于用力,胳膊碰到桌子发出“嘭”的一声。


 


碗碟碰撞的轻响都在昭示着尴尬,迎上许昕爸妈的眼神方博彻底慌了,嘴张了张不知道该说什么。许昕在他身边装模作样地“哎呦”了一声,然后一边偷瞄着父母一边呲牙咧嘴的假装去揉胳膊,“撞桌子了,疼死了。”


 


许爸爸训他:“毛里毛躁的,你学你博哥安静点儿。”


 


一顿饭吃得方博如坐针毡,许昕不安分的手和悄没声搭上来的大腿让他想撂筷子。好不容易捱过去,他想着赶紧离开,许昕抢先开口非要带方博参观房子。


 


许爸爸也希望许昕和方博多接触,方博在他眼里就像是邻居家的孩子一样乖巧,而许昕整天上蹿下跳没个停下来的时候。他想让方博多带带许昕,改改他这些毛躁的缺点。


 


方博有些绝望,颓着身子任由许昕把他往楼上拉。许昕把方博带到房间里关上门,还不等方博反应,就一把把人抱住了。


 


“方博儿,方博儿你说咱俩是不是命中注定的吧!”


 


方博手被挤在许昕胸前,用了用力,根本推不开,许昕还抱着他晃来晃去,弄得他像个毛绒玩具一样只能跟着许昕的脚步晃。


 


“我听我爸讲了好多你的事,我觉得我更喜欢你了。”


 


“我知道你还不能接受我,所以我要追你。”


 


就是这样,一个月前,这个人抱着他说喜欢他,汹涌得像是一个接一个的海浪,他怕自己被这浪头打得上不了岸,最后还是慌张地逃离了。


 


他没办法接受许昕,他觉得自己就是许昕的一颗苹果,因为许昕没有吃过更好吃的水果所以才对他这样执着,当许昕尝过更甜的草莓橙子,烂掉的苹果,早晚会被他丢在一边。


 


被丢下的感觉很不好,方博无论如何都不想再经历一次。再猛烈的火总有熄灭的那一天,少年的热情也只不过是头脑一热的冲动,他想,过不了多久,许昕自己就会放弃的。


 


“你是不是熬夜了?”许昕坐在副驾上,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方博。他看到方博越来越重的眼袋忍不住开口问。


 


方博确实失眠了,最近那些他拼命想忘记的东西不停地在梦里向他叫嚣,又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只是把曾经的事情又经历了一遍而已。他气不过,就跟自己较劲儿,有了睡意也不睡,打几局游戏硬挺着通宵。


 


他觉得这些事跟许昕说了没意义,还多一个人替他着急。他受不得这个,自己的事情,他不愿意让别人跟着摊麻烦,所以就打了个哈哈:“我这卧蚕天生的。”他笑着说。


 


偏偏许昕不是个能糊弄过去的主,他追方博不是为了再上一次床,也不是为了方博手上价值不菲的表和开着的酷炫的超跑,这个男人他了解得越多,就越是喜欢。真心实意的,想要一直照顾他的那种喜欢。


 


“不准再熬夜了,你眼袋要垂到胸了。”


 


道理谁不明白,方博比谁都懂,可他又不是想睡就能睡得着的,不想让许昕担心自己,他就只能应着:“好好好,我不熬夜了,今晚一定早早睡。”


 


得到了方博的承诺,许昕这才满意了。心想早晚有一天我得看着你睡觉。明天周末,他想约方博吃饭,于是问:“博哥,你明天有空没?”


 


方博想也不想:“没空。”


 


许昕一下子颓下了肩膀:“就……我们一起吃个饭呗……”


 


“不是,我明天真没空。”


 


“那你干啥去?”


 


“有事儿。”


 


“有啥事儿?”


 


方博把车稳稳地停在许昕家门口:“这你就别管了,到家了,下车吧。”


 


许昕想方博可能是工作上的事,但作为一个狮子座,不能把方博掌握得透透的他还是不得劲儿,可仔细想想他又不是方博的什么人,没资格也没立场去知道方博全部的事情。


 


他解了安全带,和之前一样,脸凑到方博面前,笑嘻嘻的:“亲一个呗方博儿。”


 


侧面看方博觉得许昕那下嘴唇跟车前保险杠似的,让他忍不住想笑,他缓缓地凑近了许昕。


 


感受到方博的呼吸许昕兴奋得坐直了身子,他想该不会方博是真的要亲他吧,整个人都快要飘起来。


 


但方博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按套路出牌,他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侧身靠近许昕的耳朵,突然大喊一声:“啊!!!”


 


“我靠!”许昕捂着被摧残的耳朵五官都拧在了一起,“方博儿我要是聋了你照样得养着我!”


 


方博笑得前仰后合,许昕气不过,伸手拽住了方博两只小巧的耳朵,方博赶紧仰着脸往后躲:“别别别,哎我开玩笑呢有话好好说。”


 


到底怎么样才能亲到方博呢,许昕想。那天晚上方博嘴唇的触感一直深深地印在他脑海里,每次想起来都会觉得心跳加速。早知道这样那天晚上就应该多亲几次,省得现在想起来心里痒痒又不能碰。


 


最后看了一眼方博,许昕恋恋不舍地下了车。


 


 


TBC


 


看了各位太太的年下,少年蟒让我控制不住自己……


这篇可以说非常小言了……


 



评论

热度(26)

  1. 清河之佐抓住君上 转载了此文字
  2. 达哥怀里抓住君上 转载了此文字
    抓住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