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之佐

【昕博】熊瞎子和烤面包(一发完)

一盆咸菜白粥:

社会人X大学生


 


有古怪能力设定    


===============================================================================


 


01


 


“学长,你为什么站在这儿?”


 


听到学妹的问题,方博低头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手表。


 


在发现只过了十秒之后,方博面瘫式崩溃了。


 


02


 


方博脑子灵光,适应能力强。


这是全宿舍公认的。


 


据某周姓室友透露:哪怕是一睁眼穿越到诺克萨斯战场了,方博都能不带愣神地挥着暴风大剑把周围一圈人砍翻,然后高呼德玛西亚万岁。


博哥的脑回路,很牛逼。


 


所以他几乎没费什么力气的就接受了一觉醒来身边人对他的记忆突然存在时限的事实。


 


啥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他们记得方博这个人,却会在特定时间之后忘记他所做的事,没有例外,只是关系好的记忆储存时间长一点,关系差的短一点罢了。


 


然而...


 


张继科坚持了两小时。


没想到邻居哥哥+同校学长+乒乓球社师兄这三重身份加身,我俩的缘分也就只有120分钟,方博握着张继科的手叹息。


 


周雨一小时。


小雨说好的兄弟一生一起走,谁先挂机谁是狗呢?方博啪啪啪捶键盘,然后把整个队伍都给拖累死了,挨了闫安一顿打。


流氓抠脚不服,流氓抠脚委屈。


 


食堂大妈三十秒。


大妈啊我不是你最爱的小圆脸了吗?说好的看到我就给加肉呢?方博一边啃鸡腿一边心痛。


 


而刚刚那个可爱的学妹,是曾经给自己递过情书告白的...


这样就真没意思了。


果然童话说的真的里都是骗人的。


 


二十岁生日,老天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作为礼物。


方博表示:我可去你妈的吧。


 


03


 


在方博第一万次叹气顺便又坑死一波的时候,周雨一砸键盘,终于看不下去了,他绕到方博背后拍了拍他,内心狂翻《让方博放弃打游戏的一百种方法》,拉着方博的手说:“博哥,这么牛逼的能力,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知道吗?比如...跟心动女生告个白什么的,对啊!你看,成了你不亏,不成不尴尬,反正会忘的,你说是...诶?博哥你怎么还在宿舍?”


 


方博对着突然失忆的周雨迷茫地眨眼,反应过来之后腾地红了脸。


一脸懵逼的周雨看到方博突然傻笑起来,默默后退了几步。


 


04


 


猛地开窍的方博终于难得的鼓起勇气,盘算着用这个能力套路一个人——周雨口中的那个“心动女生”——自己的竹马竹马外加暗恋对象。


 


许昕。


 


05


 


方博和许昕的故事,一部大写的狗血养成竹马青梅系列,写成剧本能拍60集,在各卫视黄金档之间轮流循环播放不带歇的。


你问剧情大纲?


 


说白了就两句话。


 


一句给许昕:只撩不娶你的良心不痛吗?


一句给方博:你把我当好竹马,可我却只想被你睡。


 


06


 


先说许昕。


 


07


 


许昕从小就爱玩。


 


也许是因为单亲家庭的缘故,他总是尽可能的,用一些小手段,小赖皮博得更多人的注意。他个子比同龄人高,鬼点子又多,一帮熊孩子总爱跟着他,从低级的堆泥巴到爬树掏鸟蛋,从抢棒棒糖到打碎邻居家玻璃,调皮捣蛋的事儿做了个遍,各种训斥也是跟着他屁股后头追。


 


最严重的一次是打群架,几个小屁孩学电影里的古惑仔,约了学校大操场,赤手空拳撸袖子干,结果一群人里就许昕被揍得最狠,一颗门牙打掉了,手臂和膝盖擦破了皮,血哇哇流,疼得要命。


回了家,被妈妈教训了一通,草草贴了创可贴就被揪着衣领子,拽着去隔了两条街的好友家。


 


去喝周岁酒。


 


08


 


当许昕被叼着奶嘴蹬腿的小白面团子抓住手指的时候,一颗心都被加了棉花糖的甜牛奶泡软了。


 


“小博儿,叫哥哥。”妈妈哄他。


 


“哥哥。”白面团子说完就咧嘴笑了,一点也不怯,肉肉的小手抓着许昕的大拇指,暖烘烘软乎乎的,像戳一筷子冒芝麻的小汤圆。


 


“我能抱抱他吗?”许昕的手攥着衣角,第一次觉得自己脏兮兮的,这个小弟弟干净可爱的不得了,靠近的时候他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方妈妈笑着把小团子抱给许昕,许昕慌忙地接过来,姿势僵硬的不得了,小弟弟倒是很大胆,自己拱着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小手环着许昕的脖子,小脑瓜靠在许昕肩膀上,一下一下吮奶嘴,许昕能闻到属于小孩子的那种香香的奶味儿。


 


许昕被妈妈指导着调整手臂姿势,一手托着弟弟的屁股,一手轻轻拍着,小团子的大眼珠眨着眨着就闭上了。


“他睡着了吗?”许昕梗着脖子问妈妈。


“睡着了,把小博儿还给阿姨吧。”许妈妈轻声说。


许昕“嗯”了一声,啪嗒着鞋托着小面团去找四处敬酒的方妈妈了。方妈妈把小弟弟重新抱到怀里,许昕就仰着头,看弟弟扑闪扑闪的睫毛。


 


“我以后可以经常去看他吗?”回家的路上许昕牵着妈妈的手,抬头问,眼睛亮亮的。


许妈妈正愁他老是混混的不学好,这一听就来了主意,当即和许昕约法三章,在许昕确保他会“改邪归正”之后才同意去和方妈妈商量,让他能每天放学到方家找小弟弟玩。


 


打这以后,许昕就从专职奶哥一步一步宠着惯着方博,陪他从奶团子长成了动不动就飙脏话,一句吐槽能气得别人想掐死他的小混蛋。


 


09


 


方博就像一块涂了芝士刷了油放在烤箱里手舞足蹈膨胀的圆面包,烤得正正好,一出炉就放在了卖火柴的小许昕的破围兜里,许昕没有小星星小太阳能给他,所以他就把所有的耐心,所有的纵容,都给了方博。


 


10


 


再说方博。


 


11


 


方博从小就跟着许昕。


 


学走路的时候第一个扑进的是许昕怀里。


上幼儿园也要许昕牵着手送他,哄他进班级。


被人欺负了,哭着鼻子跑去找许昕,等他带着自己去出气。


甚至连第一封粉红色情书都经了许昕的手。


 


他们关系有多好?


提到太阳就想到月亮,提到夏天就想到冰淇淋,提到许昕又揍了谁家小孩,就想到一定是方博吹的枕边风。


他们就是字典里怎么拆都读得通的词语组合。


 


方博从不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对,哪怕他在那个连电扇都吹热风的季节一脚跨过了兄弟的那道坎,他也不觉得自己和许昕的感情会发生什么变化。


 


12


 


那是男孩子的十三四岁,爱情的摸着石子过河阶段,好感朦朦胧胧的不敢戳破,只能用揪辫子闹腾起哄这些小手段吸引女生注意。


 


也就是这时候,方博发现他对许昕凭空多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


 


你问他怎么察觉的?


拜托,谁会在做春梦的时候梦到被自己好兄弟压,自己还哑着嗓子一边流眼泪一边求他慢一点的?许昕锁骨上的汗还似在眼前。


完了完了,弯了弯了。方博一边洗短裤一边痛苦地想。


 


可这能全赖方博吗?


 


所有人都推着别扭的方博,一点点把他推到许昕身边,还告诉他,一定要牢牢跟着许昕,牵着他的手,别走丢在马路上,不然就会被熊瞎子带走。


所以胆小的方博就紧紧抓着许昕的手指,躲在他的身后,灵气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


 


可是没人提醒他呀,没人告诉方博,许昕才是那个最坏最坏的熊瞎子。


 


13


 


胖子麻辣烫的喜庆红灯牌在其他店铺都关门的深夜十一点依旧顽强地亮着,许昕推门进去的时候店里已经没人了,只有一个方博正喝着啤酒吃着麻辣烫,还有因为方博赖着不走而没法关门睡觉的小胖老板。


看到许昕,方博特别高兴地挥手,许昕笑着,低头轻轻说了一声傻子。


 


“你不是有胃病?还吃这么辣的。”许昕走过去拉开凳子坐下,顺手抽了几张纸巾递给方博,嘴上数落他,“还冰镇啤酒,又冷又热你不要命了啊。今天什么事儿啊这么作天作地的?”


方博懵懵地看着许昕嘴巴一张一合,注意力完全不在那些提醒的话上。


 


许昕今天穿了件白衬衫配上黑领带搭上黑框眼镜,意气风发社会精英的模样,比夏天的夜风吹在脸上还让人觉得舒服。


方博那被酒精刺激的大脑几乎是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许昕,我跟你讲个事啊。”方博说。


“讲啊。”许昕说着收缴了碗和啤酒移到一边,又抽出面纸擦了擦方博油乎乎的嘴。


方博这时候觉得紧张了,不敢坦白了,可他又想到被拒绝了又怎样,这睡一觉最多四五个小时,许昕就全忘了,像之前的那些人一样,到时候他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他们还是能做最亲的竹马竹马。


 


“事先声明,我没喝醉,我现在要跟你说清楚。”方博开口。


许昕点点头:“听着呢。”


 


“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行不行给个准话!”方博风一阵地说完,闭上眼等“死刑判决”,又暗自下了决定,要是许昕拒绝了,那他当场就摔了这颗捧给他的爱慕之心,就算摔不坏也要拿小锅慢慢熬烂。


 


连本来迷迷糊糊打瞌睡的老板都屏住了呼吸等待许昕的回答。


 


“方博,我要是说我是个笔直笔直的直男呢?”许昕摸了摸鼻子,不答反问。


 


卧了个大槽,我都听到了什么?表面睡觉实际听墙角的小胖老板惊得一个激灵,作为一个吃瓜群众,他现在真的非常想给“告白小哥”一个充满爱和安慰的抱抱了,“拒绝小哥”话里的意思太明显了。


 


“有多直?”方博问。


许昕没想到方博重点错得这么离谱,一时间被问得措手不及。


“就跟这根筷子一样,它多直我多直。”许昕随机抽了一根一次性筷子在方博面前晃了晃。


方博盯着筷子,非常镇定,非常沉默。


 


“现在你知道了?以后不要开这种玩...”


“咔嚓。”


许昕的话说不下去了。


 


方博抢过筷子把它对中间折断了。


 


“好了,现在它弯了。”方博把筷子狠狠拍在桌子上,啤酒罐被他震得歪倒在桌上,咕嘟咕嘟流了一滩。


 


方博猛地站起来,半个身子越过折叠桌,抓着许昕的领带往下一扯,自己仰起头,结结实实吻上了许昕的嘴唇。


 


趴在柜台目睹了一切的小胖老板换了个姿势眯眼装睡,内心给了方博一个大拇指:老哥,无敌螺旋稳。


 


最后还是许昕推开的方博。


 


“那你呢?”方博踉跄着撞到了一把椅子,他傻里傻气的,看着不敢置信的许昕,嘴上倔,心里却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希望自己的能力起作用,好让许昕把刚刚那些尴尬的,不好的东西全忘了。


 


其实我应该跟许昕说声抱歉的,方博垂下头悲哀地想,他肯定受不了我这样。


 


可那段解释还没来得及出口,方博就被猛然箍紧了腰,他抬头,许昕的嘴唇离他的唇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如果你想接吻,”


 


剩下的话都消失在唇齿之间,许昕将方博堵在墙上里含住他颤抖的唇瓣,乘着方博惊恐地吸气的时候,灵活的舌尖轻而易举地滑了进去,许昕的舌头舔过方博嘴里的每一寸领地,几乎要伸进他的喉咙里,宽大的手掌在腰上游移,另一只手钳起他的下巴,强迫他最大限度地打开嘴唇,透明的津液还来不及咽下顺着方博的嘴角渐渐流下来,这个吻粗暴而又温柔,勾勒出一派缱绻旖旎,许昕放慢了速度开始用舌尖舔方博的犬齿,顺着嘴唇的方向慢慢靠近他敏感的耳垂,在方博发红发烫的的耳尖咬下一个齿印,不轻不重。


许昕呵着气,沙哑的声音像魔咒。


 


“那你就要像这样接吻。”


 


方博闻到了烟花爆炸的硫磺味。


 


14


 


被许昕牵着走出店门的时候,方博一只手还捂着嘴巴,面上的激动却怎么也掩不住。


许昕有点好笑地看着一脸兴奋的方博,问他:“你就这么开心啊。”


方博卖力地点点头:“开心啊跟你在一起做什么我都高兴。”他乌溜溜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勇敢的充满爱意的光。


 


是微凉的风,是香醇的酒,是飘下的花朵,是聒噪的蝉声,是日月星辰,是恰好的时间。


许昕突然就想就着这场景问方博:你就这么想跟我在一起?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方博停下脚步安静的不说话,却猛地扑过去一个熊抱,像只小仓鼠一样蹭着许昕的脖子,然后把头埋在他肩膀里闷里闷气地说:“我想牵你的手想抱你想吻你我做梦都想跟你在一起。”


 


这突如其来的直白而热烈的告白让许昕心里一动,他轻轻的叹了口气,修长的手指按上方博的肩膀,将嘴唇凑近他微红的耳廓,语调柔和,像虔诚的朝圣者般低声叙说:“我拥有很多,可我都不在乎,唯一能打动我的,只有我爱的人的爱。”他眨了眨眼睛,他依旧笑着。


 


那一刻方博就想,啊,反正我是绝对不可能拒绝他的。谁能拒绝许昕呢?


 


“那我们就在一起。”


 


方博维持着拥抱的姿势,在月光下,他们交换了一个简单的吻。


 


15


 


再说方博的能力,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就好像是上天第二天发现了自己的错误迅速修正了bug一样。


 


可方博才不管,他现在可是高兴地不得了。


就是苦了同宿舍的一干室友们,一天听八百遍方博的恋爱修行史,以及许昕的名字会无限重复穿插,什么话题都能被方博扯到许昕。


最后忍无可忍的单身汪们决定起义,推翻方幽王的暴政:绝不跟方博搭话,直到他冷静认错为止。


 


16


 


某天晚上,从浴室洗完头出来的方博走到客厅,发现许昕还在埋头写东西。


 


话说自从他们交往之后,方博周末就会住到许昕的公寓,美其名曰增进感情,暗地里计划吃掉许昕,其实他怂的要死,别说这样那样了,偶尔两人亲个嘴,方博都能紧张出一身汗。


 


“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方博努努嘴,好像在检讨的样子,最近那帮人都躲着自己,这让习惯了热闹的方博有些小失落。


“是你比较过分。”许昕翻着策划书,时不时拿笔圈圈画画。


方博扯下擦头的毛巾,整个人又像树袋熊一样挂在许昕身上,撇撇嘴:“你嫌弃我啊。”


许昕失笑,转过头吻了吻方博的嘴角:“对啊,我爱你。”


 


17


 


吃面包吗?


你看看就行了,不给你吃。


                          ——熊瞎子


 


===============================END============================================


 


写得饿了,想吃麻辣烫,想喝冰啤酒。


搞完就去看比赛!舒服了。


 


【终于写完了自己最想看的梗,然后发现,最难吃的果然是自己的腿肉,最好吃的依旧是自己的脑洞。】


 

评论

热度(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