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之佐

【TSN/CD】斯莱特林最棒的追球手

七溯:

是之前放在预知守则里的CD番外,趁着我现在还清醒赶紧补档发出来,不然一会儿又要昏迷……


 @我与西兰花不得不说的故事 有机会再写新的!凑合嗑一下旧粮!




可能有人没看过预知守则我就大概补充一下好了:HP世界观,Eduardo是拉文克劳,剩下三个都是斯莱特林,Sean是他们的学长,毕业于斯莱特林。具体的设定很复杂等我有时间再补档吧()








-1


克里斯第一次见到达斯汀的时候,怎么都没法相信他是斯莱特林学院的人。


这也不能怪他,达斯汀穿着那身绿色镶边的长袍站在人堆里确实显得格外突出,倒不是说他长的古怪,而是气质。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很少有像他这样笑得没心没肺的,要不是亲耳听见分院帽在他头顶大声念出斯莱特林四个字,克里斯绝对怀疑他是格兰芬多或者赫奇帕奇的学生,跑来偷穿斯莱特林的长袍捣乱。


分院仪式结束之后,就是真正可以吃饭的时间,但一年级新生们显然对食物没有那么热衷,他们围坐在一起聊天,试图交上自己在霍格沃兹的第一批朋友。


达斯汀就坐在克里斯旁边,马克在他对面。克里斯听说过马克,纯麻瓜血统的人在巫师界总会多受到一点关注,他还听说马克能够不用魔杖和咒语就把果汁变成牛奶,这可是相当了不起的事情。


克里斯主动和马克交换了姓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整个过程里,达斯汀一刻都没有停止往嘴里塞东西。


“你叫什么名字?”马克突然转过头问达斯汀。


“什么?你问我吗?”达斯汀刚吃完一只鸡腿,还在吮手指,完全没反应过来。“哦,我叫达斯汀,达斯汀·莫斯科维茨。”


“我是马克,马克·扎克伯格。”马克和达斯汀握了握手,丝毫没有介意他手上的油渍。


“克里斯·休斯。”克里斯也和达斯汀握了握手,当然是红发男孩儿没有沾到油的那只手。


达斯汀一边握手一边看着克里斯,眨了眨眼睛,无比诚恳地对他说:“克里斯,你长得真好看。”


因为金发和那双碧蓝的眼睛,克里斯从小到大听过很多对于自己外貌的赞美,但是像达斯汀这样没头没脑的倒还是第一次。他愣了一下,客套地致谢。“呃……谢谢。”


“我是说真的。”达斯汀擦了擦手。“你的眼睛像是墨西哥湾浅滩上海水的颜色,蓝的能发光,清透又澄澈。”


“我知道墨西哥湾。”马克插嘴道。“你住在佛罗里达?”


“我小时候住在那儿。”达斯汀笑得更开心了。“我是混血,我的爸爸是巫师,妈妈是麻瓜。在十岁之前我都住在佛罗里达,那儿有望不到尽头的海岸线。”


“噢,那很好。我住在纽约,那里都是房子,看不到一望无际的海岸线。”马克耸耸肩。


克里斯是纯血巫师,他从书本和照片上见过全世界每个城市,当然也包括纽约和佛罗里达,只是他从来没有真的去过那里。马克和达斯汀交流的话题显然超过了他的知识范畴,于是他选择不吭声,只是安静地听。


小孩子的友谊总是单纯,所以建立的也特别快,仅仅一顿饭的功夫,马克和达斯汀已经约好暑假的时候要去对方在麻瓜世界的家里玩儿。克里斯看他们聊得很投机,也不愿意打扰,小心地跳下餐桌,准备跟着大部队走回宿舍。却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落地,就被达斯汀一把拉住。


“嘿,克里斯,你也会来吗?”达斯汀睁着琥珀色的大眼睛,满脸期盼。“如果你来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海,像你的眼睛那么漂亮的海。”


克里斯内心的理智小人说:不行,我才十一岁,才刚进霍格沃兹第一年,肯定不能在暑假随便就跑去麻瓜世界玩,那太危险了。我们可以在图书馆里看海,预言书能够看到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景色,想看什么样的海都能看。


然后他看着达斯汀的眼睛,点点头。“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去的。”




-2


后来他们三个被安排进了同一间宿舍,上课在一起,下课也在一起,成为密友似乎理所应当。


马克早早就表现出了作为斯莱特林学院一员的特性:野心和抱负。他一心投入在研究魔药上,虽然偏科,却也天才,魔药课的艾丽教授多次公开夸奖马克是自己从教多年来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学生,也因此给了马克许多优待。比如说一些普通学生无法借阅的书籍,一些被认为具有危险性不让低年级学生接触的材料,还有一些通常不会教授给学生的药剂配方。


天才总是伴随嫉妒,尤其像马克这样纯麻瓜血统出身的巫师,被不怀好意的目光包围几乎是在所难免。但马克从来不在意那些,凡是给他捣乱的,他都会加倍还回去,凡是想办法整他的,最后都会被原样整回来。时间久了,大家都知道斯莱特林有个新生,个子不高,脾气不小,还特别记仇,骨子里流淌着属于斯莱特林的血液,惹不起。


如果说马克是‘最像斯莱特林的斯莱特林’,那达斯汀就是‘最不像斯莱特林的斯莱特林’,即使他打着绿色的领带,穿着绿色镶边的长袍,每天坐在斯莱特林学院旗帜底下吃饭,还是有无数人在提到他的时候脱口而出格兰芬多或是赫奇帕奇。


达斯汀好像也很乐于接受这种误解,他总说这是因为他既有斯莱特林的精明又有格兰芬多的勇敢,说不定还有一点赫奇帕奇的热情友善,简直是完美的人格。马克总会毫不留情地翻起白眼,说他只是单纯地看起来没有野心,所以才会被人认为不像是斯莱特林的学生。


克里斯原本也觉得达斯汀是那种没有什么野心的人,他不追求最好的成绩,也不追求前卫酷炫的造型,甚至不追求最漂亮最有人气的姑娘,一点点小事就能笑上很久,也从来不和任何人真的生气。


直到有一天,克里斯看见达斯汀骑上扫帚,把鬼飞球紧紧抱在怀里,用一只手艰难地在高速飞行状态下保持平衡,并且用尽全力将球丢进铁环里的样子,他才意识到,看起来没有野心的人不代表真的没有野心,他们只是平时不把那些表现出来而已。




-3


达斯汀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欢魁地奇,他试图向马克展示这项运动的迷人之处,但是苦于小卷毛和扫帚始终无法和谐共处,只好作罢。随着年纪渐长,马克对于魔药愈发痴迷,经常跑去自己的秘密基地研究药剂,一呆就是大半天,不怎么回宿舍,这么一来,最常听达斯汀念叨魁地奇的人就成了克里斯。


红发小伙早早加入了学院球队,除了正常的学习以外,大部分时间都在练习。他的位置是追球手,这是魁地奇队伍里人数最多的一个位置,也是相对来说最危险的位置。因为他们负责进攻得分,双方队员之间的肢体冲撞总是在所难免,每一次练习结束之后回到宿舍,克里斯都能看见达斯汀手肘和膝盖上又增添几道新伤痕。


“克里斯,你知道吗,今天我们练习了新的阵型,超酷。我还是投进球最多的那个追球手,而且我躲掉了四次游走球的攻击!”达斯汀从浴室出来,擦着头发兴奋地讲述今天的练习情况。


克里斯放下书,眼神落在达斯汀冲过热水之后显得更红的关节处,皱起眉头。“你不痛吗?”


达斯汀顺着克里斯的视线低头看了一眼,笑着摇头。“这没什么的,小伤而已,每次练习都会有。”


“你该包扎一下,如果肿起来的话,就不能继续练习了。”克里斯撑着头,认真地劝告达斯汀。


显然不能继续练习对达斯汀的威胁来的更大,他闻言立刻急匆匆地从床底脱出自己的箱子,翻找起药膏。


治疗小伤口用的药膏是马克给达斯汀量身定制的,见效奇快,就是味道有一点不好闻,好在大家都是年轻人,也不在意这些细节,唯一的问题就是,这种药膏抹起来非常麻烦,必须要把罐子里的两种膏体同时抹到伤口处,还不能提前混合,一个人根本没法操作。每到这个时候,达斯汀就会可怜兮兮地抱着药罐子来找克里斯。


“克里斯——”红发青年拖长了尾音。


“我在写作业。”


达斯汀不肯放弃。“就一下,很快的,我今天伤口特别少。”


然后克里斯就会放下无奈地自己砖头那么厚的参考书,洗干净手来帮达斯汀抹药膏。


他第一次帮达斯汀抹药膏的时候,看见长袍底下对方的身体,都要惊呆了。字面意义上的惊呆,因为克里斯从来不知道,原来达斯汀竟然有这么多的旧伤。大概是从第一次打魁地奇开始积累下来的伤痛,有的疤痕已经结痂,又撕裂,再结痂,变成一道难看的凸起的纹路,有的则看起来很新,应该弄上去还没有几天,大多是小腿或脚踝那儿的淤青。


克里斯问他:“你知道自己有那么多伤口吗?”


达斯汀很认真地想了想,摇头:“打的时候不会想那么多,也没仔细去数,反正肯定会有伤嘛,多少都一样。”


“你想当魁地奇球手?”克里斯突然好奇。


“是啊。”达斯汀回答地非常爽快。


“那你为什么不当找球手?”克里斯有些不明白。“通常他们才是决定比赛胜负的人。”


“那也不一定嘛。”达斯汀趴在克里斯腿上,好方便对方把药膏抹到自己后腰那儿被游走球撞到红肿的地方。“虽然金色飞贼被抓住就意味着比赛结束,但是追球手也很重要啊,不是每一场比赛最后都能抓住金色飞贼,那时候就要靠我们创造的分数来判定结果了。”


克里斯心不在焉地听着,小心地将药膏涂到青年背上。


“我喜欢当追球手,因为我喜欢把鬼飞球丢进铁环的时候敲响的那一下铃声。”克里斯只能看见达斯汀的后脑勺,却能从语气里听出他正在笑。“只是喜欢而已。如果赢了会高兴,赢不了也没什么。作为追球手,我打到自己最好的水平就行了。”


克里斯看不见达斯汀现在的表情,但他完全可以想象到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满是笑意的样子。他想起第一次他们在礼堂见面,达斯汀拉着自己说希望带他去看海;他想起他们成为室友之后,达斯汀愿意和自己分享所有的秘密;他还想起有一次达斯汀收到一封情书,但他并不喜欢那个姑娘,又不知道该如何委婉地拒绝,愁的睡不着觉,半夜偷偷摸摸把自己摇醒,苦着一张脸问他:怎么办,她会难过吗,我真的特别不希望她难过,可我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和她在一起,那样太不公平了。


克里斯揉按着达斯汀背后的伤口,青春期的男孩儿身体还没长开,摸上去柔柔软软的,他却觉得自己心里某个地方要比对方的腰身更加柔软。


是格兰芬多的勇敢加上赫奇帕奇的热情友善,还有拉文克劳的好奇心和斯莱特林的野心。克里斯想,达斯汀对自己的认知还真是一点没错,他确实可能是完美的人格,至少在自己眼里是这样。




-4


克里斯没有想过要告诉达斯汀自己喜欢他这件事,他怕吓到对方。不管怎么说,一个和你朝夕相处好几年的同性好友,睡过一张床,喝过一瓶水,共穿过一件长袍,突然告诉你,其实他暗恋你很久了,听上去多少还是有点诡异。


当然克里斯更担心的是,如果达斯汀对自己并没有那种心思,又会把可怜的男孩儿推到更加进退两难的境地。


就连面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达斯汀都会整夜失眠担心让别人难过,要是把对象换成克里斯,还不知道他得愁成什么样子呢。


所以克里斯决定憋着,不说,大不了就等到毕业,等他们都成年了,都明白什么是爱了,他再去追求达斯汀也不迟。


偏偏半路杀出了一个爱德华多,他还好死不死和马克搞到了一起。


克里斯看着马克和爱德华多都因为彼此而失魂落魄,终日心不在焉,很明白他们这完全是陷入爱情的症状。只是当事人自己都没有丝毫自觉,他也没必要主动进去参合,斯莱特林的万事通先生就这么冷眼旁观,等着到底什么时候霍格沃兹的卷毛魔王才能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爱情俘虏了。


但克里斯没想到,达斯汀会跑来找他聊这件事。


“我觉得马克肯定是喜欢华多。”达斯汀信誓旦旦,说完还心虚地四下张望,确认马克不在附近,这才恢复了正常的音量。“吓死我了,要是被他听见我管华多叫华多,他又得计较半天。”


“你看出来了?”克里斯有点惊讶,他本来以为达斯汀不会太过关注这种感情上的细节。


红发青年翻起白眼。“我当然看出来了!你以为我和马克一样迟钝吗!”


你就是那么迟钝。克里斯在内心点头,表面上什么都没说。


“马克对华多不一样。”达斯汀煞有介事地用魔杖敲着地面。“他会紧张华多,还会对华多有……怎么说,占有欲!对,占有欲。就像他不许我们管华多叫华多那样,这就是占有欲,好像华多是他一个人的。”


克里斯点点头,继续看书。“华多也挺喜欢马克的。”


“我就知道!”达斯汀叫出声。“所以,等他们在一起之后,华多会一直住在我们寝室吗?可是我们只有三张床,他得和马克睡一张床了。那很不方便,我们得给他们留出空间才行。”


“你想得太远了。”克里斯用古怪的眼神看着达斯汀。“就算他们在一起,也可以出去约会,不用一直待在寝室里面。”


“马克不会出去约会。”达斯汀果断摇头。“他不是那种类型,待在寝室里捣鼓那堆材料就是他们的约会。你没有看到吗,他送给华多日光兰,那可是药材,他居然给喜欢的人送药材。”


克里斯突然觉得好笑,他问道:“那你呢,你又会给喜欢的人送什么?”


“鬼飞球。”达斯汀脱口而出。“我会送鬼飞球。”


克里斯笑出声:“你比马克也没好到哪里去,谁会送喜欢的人鬼飞球啊?”


达斯汀皱起眉头:“送花太俗气了。送给喜欢的人,应该是自己觉得很重要的东西,对我来说就是鬼飞球,那可是我浑身都是伤还要抱着的东西,多珍贵啊。”


克里斯有一瞬间认为达斯汀说的很有道理,甚至有些嫉妒起那个被他抱着的鬼飞球。


“如果有人能收到你送的鬼飞球,一定会相当高兴的。”克里斯耸耸肩。“毕竟马克送的是做成药材的日光兰,华多都很高兴。”




-5


再后来达斯汀不小心喝了迷情剂,陷入了对某位不知名学弟狂热的迷恋之中。


克里斯一开始觉得这没什么,毕竟迷情剂并不能制造爱情,那只是虚伪的假象,药剂的作用,说明不了任何问题,达斯汀也不会因为看起来痴迷这位学弟就真的爱上对方。


但他的理性并没能坚持多久,在达斯汀连续念叨学弟的名字整整两天之后,克里斯终于憋不住了,他溜去对角巷肖恩开的那家店铺,花光自己所有的零用钱买了一大袋澳洲蛋白眼龙的蛋壳,用来贿赂卷毛大魔王。


“你得想办法解决,马克。”克里斯对悠闲的小卷毛说道。


“我解决不了。”马克收下贿赂,理直气壮地撇清干系。“迷情剂没有解药,大家都知道这件事。”


“任何药剂都应该有解药,否则不合逻辑。”克里斯不肯放弃。


“念念咒语挥挥魔杖就能把人弄到半空中浮起来也很不合逻辑,克里斯。”马克不为所动。“我们是巫师,巫师就是他妈的不合逻辑。”


克里斯拔高了声音。“你他妈的不是最重视药剂理论了吗?”


“我重视药剂理论,可不重视巫师理论。”马克翻了个白眼。“行了,你去吻他一下试试吧,真爱之吻,闻名了不知道多少年,说不定管用呢。”


“……能行吗?”克里斯将信将疑。


“管它行不行呢,试了再说。”马克很不耐烦。“好了,我要去找华多了。”




-6


在感情问题上,永远不要听马克的鬼话,尤其是他没有任何理论依据瞎编出来的鬼话。


克里斯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脑袋发昏,忘记了这条铁律。


总之,他一时冲动,吻了达斯汀,接着成功地把对方给吓跑了。


他第一时间冲回宿舍,当着爱德华多的面,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不出所料,马克表示自己根本不感兴趣,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不要打扰我研究就行。反倒是不属于斯莱特林学院的爱德华多表现得相当有同学情,关切地询问克里斯,达斯汀现在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他跑了。”克里斯摇头。“我……我吻完他之后,他就跑了,跑去找赫奇帕奇的魁地奇球手谈心。”


“噢。”马克毫不意外。“我其实一直怀疑他是赫奇帕奇学院的。”


“马克!”爱德华多瞪了小卷毛一眼,责怪他不该在这个时候说风凉话。马克不情愿地撇撇嘴,安静缩到一边继续翻看笔记。


“你应该去找他,克里斯。”爱德华多相当认真地提出建议。“你得告诉他,你喜欢他,不然这个吻会让达斯汀失眠好几天的。”


克里斯苦笑,他当然知道达斯汀会失眠好几天,一个月也说不定,毕竟那个热情又善良的红发青年总是害怕别人受伤,却从不在意自己。


“你不用太担心他们的,华多。”马克憋不住,凑过来加入对话。“我看到过他们的未来,在一起了,好得很。”


“那也不代表他们现在就不需要好好谈谈。”爱德华多用手肘撞了一下马克胸口,因为他们现在待在一张床上的缘故,距离稍微有点太近,边上还有人在看着,这让拉文克劳的优等生耳根有点发烫。


“你说得对,华多。”克里斯现在顾不上去考虑马克不喜欢别人管爱德华多叫那个专属称谓的事情了。“我现在就去找达斯汀。”




-7


克里斯找遍了霍格沃兹每个达斯汀可能出现的地方,魁地奇球场,厨房,自习室,图书馆,禁林门口的草地,通向大厅的长廊,他甚至问了格兰芬多的学生,想确定达斯汀没有溜进其他学院的休息室。


最后他在球场角落的几级石阶那儿找到了达斯汀,青年的一头红发在月光下特别明显,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折腾什么,克里斯只能远远地看见对方肩膀时不时耸动两下。


‘天哪,他不会哭了吧。’克里斯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他很尴尬,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达斯汀身边放了两个杯子,应该是刚才有人在这儿陪他,杯口还冒着热气,估计是刚走还没多久。如果达斯汀真的哭了的话,陪着他的人一定不会丢下他一个人走掉的,克里斯心想着,觉得对方应该不是在哭。


他慢慢地向达斯汀走去,脚步很轻,没有让青年察觉,直到他的影子被月光扯得老长,遮住了达斯汀的视线,红发青年这才回过神来,猛地抬起头,看见了身旁站着的克里斯。


“……你,你怎么找到我的?”达斯汀还是有些尴尬,面对克里斯说话都结结巴巴。


“你刚开始打魁地奇的时候老是投不进鬼飞球,就一个人来这里生闷气。”克里斯语气平和,试图表现得尽量自然。“我来这儿找过你几次。”


“噢……”达斯汀点点头,他看了克里斯一眼,又垂下脑袋,过了几秒,他又努力挑高眉梢,自下而上装作不经意地偷瞄对方,一声不吭。


“……你还好吗?”克里斯叹了口气,坐到达斯汀身边的空位上。


“你不该来找我的。”达斯汀说完,看见克里斯迅速垮下来的表情,赶忙摇头。“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不该这么快找到我的。”


克里斯的表情并没有变得高兴一点。


“……哎,我的意思是,我还没有把东西弄完,你如果再晚一点点来就好了。”达斯汀苦着一张脸,五官都快皱到一起去。“我知道你一定能找到我,但是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找到我……毕竟霍格沃兹那么大呢,我以为最少还能再多十分钟的时间。”


“为什么要我晚一点找到你?”克里斯听不明白。“你在干什么?”


达斯汀有些挫败地垂着脑袋。“我在做鬼飞球。”


克里斯愣住了。


“费丽斯教授说比赛用的球不能外借,管练习用球的大个子科林也说不行,我还问了赫奇帕奇学院的队长,他说球都放在球队管理那儿,自己拿不到。我没办法,只能自己现做一个了。”达斯汀嘟囔着。“就快好了,虽然都是拿魔法拼出来的,不过凑合还能看,你只要再晚来十分钟就行,我就能送你鬼飞球了。”


“你不需要送我什么东西。”克里斯轻声说道。


“当然不行了!”达斯汀突然一下很激动。“你不知道我想了多久这个画面,如果有一天我要向喜欢的人告白,我一定要送他一个鬼飞球,然后对他说:我把鬼飞球投进铁环,可以得到赢得比赛的分数,现在你把鬼飞球投进我的心里,你已经赢得了我。这段话我想了很久!我一定要找机会说出来才行,不然多浪费啊。”


克里斯低低地笑着,伸出手把达斯汀揽到怀中,然后从青年胳膊下面拽出一颗歪七扭八尚未完工的鬼飞球。


“你看——”克里斯抓起鬼飞球,轻轻敲了一下达斯汀的手心,又转而按到自己胸口。“你投进了,现在你赢得了我。”


“我是斯莱特林最棒的追球手。”达斯汀憋了半天,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克里斯认真地看着达斯汀,点头附和。“是的,你是斯莱特林最棒的追球手。”


达斯汀眨巴着琥珀色的圆眼睛,弯起嘴角,冲克里斯笑。“克里斯,你的眼睛真好看,今年暑假,你能跟我去看海了吗?”


克里斯没有回答,只是凑过去,给了达斯汀一个吻。




-FIN-

评论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