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之佐

【TSN】【性转】On a Slow Boat to China【13】

敏之:

12


 


Chapter13.


 


Eduarda笑的趴在桌上,她指着那篇极尽想象之能事的八卦文章——那上面列举了十几条佐证——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哎哟,这个……什么,”她觑了一眼,“哦,‘Sean·Parker盛装’,我的天,都这年头了,还有人不知道这家伙有多风骚……”


她笑的未免有点太欢乐了,被这通没由来的八卦搞得焦头烂额的秘书忍不住提醒她:“老板,您是不是该——”她话说了半截,一个电话挂了进来,Amy看了一眼,劈手递给Eduarda,带着点不明显的幸灾乐祸:“Zuckerberg先生的来电,”她字正腔圆,一口纽约腔,金石掷地,“您的男朋友。”


Eduarda脸上浓烈的红晕还没有褪去,她冲Amy做了个手势,撒娇般低声说:“我是不是不该告诉你呀——Mark?怎么了?”


她的老板温柔道,仿佛那一端真的只是个普通的情人,过去发生种种都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刻痕,Amy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嘴唇。


Mark上来直奔主题,他“呃”了一声,干巴巴的说:“没事了,硅谷里有很多无聊的人。”


Eduarda被他又逗笑了,她轻轻说:“你就是为了这个拨给我吗?”


“我们是处在恋爱关系里,对吧?”Mark不知道为什么,咽了口唾沫,他听Eduarda柔美动听的声线微微扬高:“没错呀。”


她在吃吃的笑,Mark靠自己这些年磨砺的脸皮,面不改色道:“那你是不是该和我一起吃晚饭?”


Eduarda这下是真笑开了,她咳了几声,才分神说:“好嘛——你定时间,我随你。”


她丢下手机,看自己的秘书已经无语良久,Eduarda把下颌抵在手背上,眼睛忽闪忽闪的:“怎么啦?”


Amy居然还能做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来:“您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事务吗?”


“不用,”Eduarda对她嫣然一笑,“我又不是为别人工作。”


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Amy特别想辞职。


 


Mark做梦也想不到他的这次晚餐是如何开始的,我是说,当他按时下班,走出办公室时,他发现就在自己不远处,Eduarda也在向他走来,她……她和平时有些不同,或者说,太不同了,Mark狠狠一咬舌,才回过神。


Eduarda穿着丹宁色的衬衫,袖口折了两折,衬衫外是白色的毛衣,黑色的短裙下是两条纤长雪白的腿,她还扣着一顶冷色的鸭舌帽,头发被风吹得飘拂,Eduarda掠了一掠发丝,她也看到了Mark,笑着扬扬手。


等她站在Mark面前,眼眉弯成甜蜜的弧度,看起来简直就是个预科生,她的手上还端着一杯冰冻酸奶,Mark忍不住问:“你走来的?”


Eduarda翘着嘴唇,俏皮的点点头:“是啊,我从餐馆那里绕来的,”她吸了一口酸奶,忽然捅了捅Mark:“老板说菜品不如以前了,因为你把他最好的厨师挖走了。”


Mark任她伏在自己肩上笑,手慢慢地抚过她的长发,披了一肩、拳曲着的长发,一点一点从他的指缝间滑落。


菜品虽然不如从前,可是依旧美味,这次他们无惊无险的度过了晚餐时间,大概是Eduarda这身装扮的缘故,他们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溜出来约会的学生,Mark踌躇了一下,他问:“去喝一杯?”


Eduarda欣然同意了,这段感情开始以来,她好像总是这么配合。


酒吧就在Facebook的办公室旁边,墙壁上满是涂鸦,Mark条件反射的把自己的笔记本打开了,他怔了一下,觉得这似乎和约会活动不大符合,但是Mark还没有说什么,他就发现Eduarda已经把自己丢下了,这姑娘抓了几颗花生,在和餐厅里的那只猩猩玩儿。


玩够了,Eduarda才意犹未尽的回来,她没喝酒,而是又点了杯冰冻酸奶,堆着高高的樱桃,还从吧台那儿拿了支笔,在墙上涂抹起来,她画完大作,邀Mark观赏,该画作抽象性太强,Mark硬是没有总结出原型和中心思想,干脆把笔抽走。


他们愉快平静的气氛没维持太久,Mark撞到了他的同事,Chris来同他打个招呼,却直直瞧见Mark身边的美人儿,这位向来沉稳的先生不防咬到了嘴唇,他张了两回嘴,都没说出话,Mark欣赏了一下他的蠢模样,才说:“这是我的女朋友。”


而Eduarda,居然也微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活见鬼,他们表现的如此自然,好像Chris才是大惊小怪的那一个,但Chris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同盟,Jonathan也被这对恋人吓住了,他表现的更夸张些,把Eduarda伸出的手晾了半天,而Eduarda不以为意,她继续划着自己的手机。


按照习惯,Mark会和他的同事一起在这喝点东西,玩玩台球、桌上足球还有飞镖,而今天所有人都牟足劲儿给Mark设置困难,作为被他惊吓的报复,Mark在心里冷哼了无数声,他随手把飞镖一丢,好样的,离今天最低得分只有一步之遥。


“嗨,Mark,怎么了?”


他不防一双洁白的臂膀搭上了肩头,Eduarda笑吟吟的看着这群男孩,她温温柔柔的听Mark三言两语,尔后点点头,文静的说:“原来是这样,”她把自己的手机交给Mark,拍了拍手,笑道,“让我来试试好吗?”


如果他们有预知能力,或者曾经和Eduarda共事过的人在,一定会大喊一声“NOOOOOOO!”,但是很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Eduarda能背身反手丢飞镖,伏身打台球一杆清台,足球已经没人愿意跟她玩儿了,“你是巴西人诶,”Chamath嘟囔,“天赋技能气死人。”


Eduarda很客气的罢手,她在这些游戏上一向很有心得,曾经Dustin缠着问过,Eduarda交代:“都是跟我哥哥练的,他为了骗小姑娘,这些玩得特别好。”


现在看,除了骗小姑娘,还能拿来保护自己的男朋友。


可喜可贺。


Mark是知道Eduarda的实力,所以他一点不关心胜负,但今天Warda的表现还是教人侧目,Mark小声问她:“一杆清台?”


Eduarda迅速掐了他一把:“嘘,今天运气好。”


她的小爪子挠一下,一点儿不疼,Mark反手握住她,Warda很大方,顺势就靠在Mark的肩上,Mark抚摸了会儿她的长发,好像恍然一般,说道:“刚才你有一个电话。”


“嗯?”


Eduarda还有些迷糊,她细声细气的哼了一声。


“是……”Mark造作的看了一眼手机,说道:“Alex。”


Eduarda一下没坐稳,半边身子歪到一边,她紧张的抓住Mark的袖子,怯生生说:“……你拨回去。”


意外的,Alex没有说任何教Eduarda不安的话儿,他只是爱昵的笑了她,“吃饭也能吃出新闻”,又叮嘱她好好休息,Eduarda应了几声,Alex方道:“Michele念了你好几次,是你去看他呢,还是让他去见你?”


Eduarda表现的非常乖:“我过几天就去,正好,在纽约我还有事儿呢。”


她冲着手机那端吻了一个晚安吻,才发现自己的男朋友沉着脸,Eduarda握住他的手:“怎么了嘛?”


Mark很直接:“你又要去纽约?”


好家伙,就为这哪,Eduarda无奈的在他脸上轻轻捏了一下,她笑着说:“我会给你发邮件的。”


Mark告诉自己得接受这个,但是不行,他发现自己的焦虑与日俱增,对Warda的渴望也是如此。


虽然他们在一起了,但好像又更远了。


这就是他又一次追着Eduarda去了纽约的原因。


Eduarda简直要叹气了,她看着Mark,一字一句:“Mark,下次至少提前告诉我一声,好吗?”


Mark坐在副驾驶座上,似乎没听到她说什么。


Eduarda载他去了纽约的一处公寓,顶楼被打通,透明的玻璃阳台装潢的美轮美奂,这是Eduarda二哥的住所。


事实上,这是Mark第一次见到Michele·Saverin先生,单从外貌上,他是个漂亮的男人,但是让人过目不忘的东西已经和脸蛋没有关系了,Michele由内而外,都散发着一种洒脱闲适的气质,他生了那样一双温柔多情的眼睛,看一杯水也像在看人生挚爱,身为医生,他有严苛良好的卫生要求,寓所简直是过分的一尘不染。


和Saverin家其他人见到Mark的态度不同,Michele显得太随便、太平淡了,他坐在琴凳上,只是转过头对Mark微微一笑,抛了个飞吻,食指中指交互一擦,那股风流标致的劲儿就漫开了。


Eduarda打开冰箱,她一边挑饮料,一边说:“Michele,收敛一下你的荷尔蒙。”她把果汁递给Mark:“那架琴是我最喜欢的,以前我总是过来,弹一个下午。”


这只施坦威,音色极美,是Michele的爱物,他走到哪里,这只施坦威一定伴随左右,如今它回到了自己的出身地,你看Michele的指尖掠过,百年前和百年后,音乐没什么不同。


Eduarda是工作中途被Mark打断了,她毕竟是个职业的人,把Mark托给Michele后又扎回工作中去;Michele请Mark自便,就又重新弹奏起来。


一曲又一曲,直到琴声停住,Michele的指尖抵在一枚黑键上,他轻轻按了下去,又松手,继而再按,单调的音色几乎成了噪音,Michele却乐此不疲,他玩着这个游戏,在单调的音符中开口了。


“你们在一起了,”Michele轻笑,他眼角斜飞,给了Mark一个眼神,没有丝毫佻达的味道,给人的感觉,却比Alex的冷淡更刻骨,他自顾自的说,“我倒不怎么奇怪。”


他的指尖压了下去:“嗳……我是个客观的人,Dudu身上,短处不少哩,”他微笑,“不过呢,她缺点再多,有一个好处,她从不计较自己付出了什么,这点罕见的可爱,很多人到了最后,把爱情里付出的东西摆在称上约得明明白白,一分一厘清清爽爽。”


他的指尖又松开了,琴键浮上来:“所以……她就可以无所顾忌的爱别人,通常我们在做事之前,都要先想通优劣得失,是不是?但Dudu就会选择先去拥有,至于会不会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她不在乎,反正她的心很广,她有的是能量去爱人。”


Michele把手移开,他歪了歪头:“真可爱,是不是?”


 
#


解释一部分花朵和马总在一起的原因。


Michele哥哥的威慑力大约可能也许来自他可怕的职业吧……我怕一切牙医TAT


帕罗奥图的餐饮业不济有许多原因,被挖角只是其中之一。

评论

热度(206)

  1. 清河之佐敏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