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之佐

别误会

涤除玄鉴:

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我不会说因为我懒2333




联文让我好好想想!!




====================




01




“嗨呀你先送她回去!快点儿。”






02




天是半黑的,估计整个教学楼也没几个人了。教学楼外的大雨哗哗的下,落下的雨滴和豆子一般大,砸在地上噼里啪啦的响。方博挠了挠头。




你说这雨落在身上岂不是更疼。




原本也想做一件英雄救美的事,许昕喜欢的那个女生就站在不远处的那个楼梯口,看样子是没带伞。




原本的计划应该是方博冲上去交出自己的雨伞并且贴心提示是许昕特意要自己送来的,这样也算成全了许昕吧?他会不会感谢自己?




可惜啊,帮不到他了。




方博有些些难过,傍晚的风有些冷,穿着一件牛仔外衣也吹的发抖。方博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穿着长裙瑟瑟发抖的姑娘,心一横。




他三两下脱下了自己的牛仔外套,穿着一件黑衬衫冷的一颤,咬着牙把外套递给了人姑娘。




看着那个女生完美的脸庞,方博咬了咬牙,让自己不直视她疑惑的大眼睛。




“同学,许,许昕让我给你。”




方博知道这个姑娘也是喜欢许昕的,许昕也喜欢她。那个女生的闺蜜是自己的表妹,自己明里暗里帮着许昕打探了许多事,都没和许昕说。




每次自己问许昕的时候,许昕都没承认,可他嘴角的笑方博没看落。




算了呗,冷就冷,帮许昕成全了一桩情事还不好吗?




也就算……没白喜欢了。







03




“方博?你怎么还没回家?”




声音熟悉的很,方博几乎是和姑娘一起扭头。而许昕拿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楼梯上看见两人几乎是愣住了。




只穿着一件体恤的人站在柱子旁边冻得厉害,而那件方博的外套到了那个姑娘的身上。




“你傻啊,不冷吗?”




站到方博旁边用气音皱着眉责备他,想拉过他冰冷冷的胳膊帮人捂着手,没想到就被人推开了。




方博的眼神他看不太懂,嘴里说出的话更不是很懂。




“你快,我都帮你牵了个线哈,献出了博哥的衣服都说是你送的,你喜欢人家总要表示表示。”




啊?




“嗨呀你先把她送回去!快点!”




被人往那边推,方博小声的在自己耳边说了句加油,朝着自己轻松的挑了挑眉,对着自己做口型。




“别浪费了我的心意啊。”




去你妈的心意。




姑娘渴望的视线实在太强,许昕没办法,他照着方博打了个眼色叫他乖乖在这儿等着自己,只好生硬的对着姑娘说走吧,先送你回去。




两个人的背影都般配的不得了。




冷风吹着自己全身关节疼的厉害,就连胸腔里一下一下跳动的东西也堪堪麻木了,手指尖捂着胳膊肘发抖。




他甚至看到姑娘很自觉的挽上了许昕的手臂,而他没有拒绝。




算了。




雨是越下越大,两个般配的背影乘着同一把雨伞很快消失在雨幕里,看不见了身影。方博一下下的咬着下唇,不知道到底在和自己呕着什么气。




他站在原地叹了口气。许昕肯定是等不到了,方博想了想,还是一铆劲儿冲进了雨里。






04




淋得浑身湿透,半路上没踩稳滑了一跤。




手腕好像扭了一下酸酸的疼,手掌上蹭掉了大块的皮微微渗血,膝盖上似乎也摔破了,疼得厉害。




方博几下蹬掉鞋子打了个寒颤,拖着水滴回房赶快按开了暖气,站在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觉得有那么一丝可笑。




朝着脸色苍白的自己硬生生扯了个微笑。




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了什么,总是嬉皮笑脸的想要插手人家的事。明明许昕喜欢那个女生和你完全没关系的。为什么非要让自己死了心似得把两个人凑活在一起?




还是说……




心情低落的脱了衣服飞快冲了个澡,后来才发现自己连衣服都没拿。光着膀子穿越了客厅,回房接受暖气拥抱时抖了三抖。




没吃晚饭,懒得吹头,伤口被水泡得发白。方博嘶嘶的吸着凉气,飞快的窝进了被窝。




睡吧睡吧,睡一觉不就完事儿了吗?博哥我纯爷儿们,什么事没见过。






再醒来的时候电话一直嗡嗡的响。




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睁眼时天旋地转晕乎乎,手臂也有些太不抬起来。伸着手一点点摸过床头的手机,废了好大的劲儿才看清是谁。




是自己的表妹。




那边表妹的声音显得有些兴奋,她念叨着自己的闺蜜发烧了,不是说许昕想追我闺蜜吗,给他个机会啊!把人都送到家了,现在再来照顾照顾,他俩一定会在一起的。




哑着嗓子应了两声,退出通话页面时才发现手机都已经被许昕打爆了。




五十六个未接电话几十条短信和微信。方博晕乎乎的大致翻了翻。无非都是在怪自己去哪儿了怎么不等他,自己怎么回的家,现在怎么样了怎么不回他电话。




“喂……许昕……”




脑子里全是许昕和那姑娘一起离开的背影,分外难受的如今让他鼻子有些发酸,忽冷忽热的让他缩成一团。右手痛的拿不太住手机,方博换了只手轻声咳了咳开口。




“天哪祖宗你终于接我电话了,你声音怎么哑了?你肯定一个人淋着雨回去的吧??是不是感冒了!?”




电话那头急匆匆的熟悉声音一下子闯入让自己哽咽的厉害。方博抹了抹眼角的不明液体,清了清嗓子。




“你那姑娘现在生病了,你赶快去,咳咳,去照顾照顾人家……”




不知道是不是暖气开的太高,还是被闷得头晕目眩,方博耳朵嗡嗡的响着,许昕的话像只蚊子在他耳边只哼哼,听不清。




他只好重复这叫他快点,快点,再也说不出别的话了。








05




这个大傻逼!!




真的不是许昕想爆粗口。




这个人难道是看不出来自己喜欢他的吗?为什么要像个傻子一样一次一次把他从他身边推开呢?




谁跟他说的我喜欢那个姑娘?




忍不住小声骂了两句。打了小半宿的电话没打通,刚刚打通了这个人还哑着嗓子咳嗽着要自己去别的姑娘那儿。这傻子一听声音就不行了,还一个劲儿叫自己快点快点。




许昕气的哼了一声,提着袋子哐哐哐的砸门。





来开门的人状态糟糕到不行。




头发还是半干半湿的耷拉在头上脸色难看的不行,嘴唇干裂着苍白,眼眶红的和兔子一样没有聚焦。




“许,许昕……”




方博费力的把自己靠在门框上,他脱力的站不稳,连许昕的脸都有些看不清。他迷迷糊糊的小声问着许昕怎么来了。




许昕强硬的拉过他的手被他炙热的温度吓了一跳,而后又被一声痛呼吓丢了神。




急急忙忙把手小心扶了起来。方博的右手手腕青紫了一圈肿着,许昕再翻过来看看,手心脱掉一大片的皮,还没结痂红彤彤的一片。




方博算是整个人疼的清醒了点,潜意识告诉他不能让许昕看到现在他这样落魄的时候。他伸着手无力的推拒着靠近的人摇着头发不出声。




被人轻轻的打横抱了起来,还没反应过来就是一片天旋地转,吓得他拽紧了许昕的衣袖,皱着眉眯上了眼睛。




“你是猪吗?就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吗??!”




生气的把人放到床上,生着气动作有些粗暴的拉过被子把人盖上,看着他没有聚焦的双眼担心的把手伏在他的头摸了摸。




烫的可以。




顾不上方博嘶哑着喉咙咿咿呀呀讲着什么话,许昕想转身去倒点水,他亲了亲那人滚烫烫的额头,继而亲了亲他发烫的眼角。




帮人喂了点药,这下那人清醒了好多,眼神随着自己到处转来转去。许昕干脆做到他身边用纱布一点点帮人的手腕缠绕了起来。




“你……你……”




“你再提我要生气了。”




没好气的应了一声,许昕帮人打了个蝴蝶结,在方博亮晶晶的眼眸下吻了吻他的手腕。




脑子里一片混乱,方博有点无力思考为什么许昕会出现在自己这儿,为什么许昕会吻自己的手腕。他甚至只能想起许昕和姑娘一起离开的背影。




“哎我错了,我不该凶你的,你别哭啊。”




许昕手忙脚乱的伸手擦掉方博眼角溢出的泪水,此刻的许昕温柔的不像样子,温柔的让方博脆弱的防线全部崩溃,他咬着下唇胡思乱想着要不自己就这么不要脸算了。实在不行大不了兄弟也不要了,大不了就这样了。




可他还是没有勇气,眼前的这个人太好了,好到让他不想失去。







06




“你是傻子吗方博?”




“我们相处了这么久,你看不出来我喜欢的是你吗?”




“谁他妈和你说我喜欢女人?!”










fin




晚安







评论

热度(22)

  1. 清河之佐涤除玄鉴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路繁华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3.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